文章详情

腾讯接管阅文,风波不断,版权问题将如何解决?

发布时间:2020-05-13 18:31:55

腾讯接管阅文,风波不断,版权问题将如何解决?

 近日阅文集团深陷舆论旋涡,自从4月27日阅文宣布管理团队调整。网络文学的第一代创始人吴文辉团队荣退,腾讯集团副总裁程武带领新团队受命上任,网文圈掀起波澜且持续震荡。这次洗牌使网络作者陷入担忧与不安,也直接引发了网络作者对于合同中著作权归属条款、版权与收益等问题积压已久的不满情绪,免费模式与付费模式的分歧引起大范围争议。

阅文

4月28日网上流出阅文“新政”合约,新合约中有诸如“著作权属于阅文”、“作者不享受阅文集团福利”等条款,以及“收费模式将终结,免费模式将推行”。紧接着微信阅读就推出了针对阅文版权内容的限时免费运营活动,对此作者反对的声音愈加热烈。合同中许多条款引起作者抗议,包括作者需要提供大纲及完本字数、时间,若未完成约定,平台有权追究;扣除平台运营成本后,净收益才与作者平分;阅文若对作者作品不满意,可由阅文方面找他人“续写”原作;著作财产权由阅文拥有,直至作者死后50年等等。在阅文集团召开的作家恳谈会中也针对这一问题给予了回应;“目前关于免费阅读的机制还在讨论中。付费阅读肯定要继续巩固并且做大,而未来在考虑免费模式时,也会有明确的作家收益,阅文在合同里对相关权利的获取都是会支付对价。”同时表示这次微信免费运营活动是渠道自身运营不当,已经下线,不会对作家的收益产生任何影响。但实际上目前更让网文作者不满的,是苛刻的合同以及作者话语权的丧失。

程武

5月5日有网文作家发起“五五断更节”,以断更(停止更新)的方式,抵制阅文集团推出的作者权益缩水的新合约。著作权问题升级成为抗争的主要诉求,大量作者在论坛、社交媒体发声,认为条款使得平台和作者成为了“聘请”“雇佣”“委托”的关系,削减了作者创作的热情和自由。按照合同规定,作者虽受阅文“聘请”,但双方不存在法律意义上的劳动关系或者雇佣关系。此外如果作者所提交的稿件不符合写作大纲约定、市场需求等,阅文有权要求作者补充、修改,甚至选择终止协议,后期还可自行或委托第三方续写,合同中类似“聘请”的字眼也引起了作者们的反感,著作权早已不属于作者,这让不少作家称自己变成了自己文章的“枪手”。

5月7日一份《起点标准分成2016·文学作品独家授权协议》证实了这种说法,其中“3.1规定,乙方将协议作品在全球范围内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及协议作品电子形式的汇编权、改编权、复制权、翻译权等其他与协议作品电子形式发布使用相关的著作权财产权利独家授权予甲方。”“3.6协议则规定,独家授权期限自签署之日起至协议作品著作财产权保护期满之日止。”(也就是所谓死后50年)。尽管阅文回应著作人身权属于作家独有,对于包括改编版权等各种衍生权利在内的著作财产权,将会在双方自愿的前提下为作者的授权匹配对应的权益。但由于作者市场供大于求,相比平台来说议价能力更弱,依然无法完全打消一些作者心中的担忧。
 
著作权包括著作人身权和著作财产权。前者包括发表权、署名权、修改权和保护作品完整权,这些权利不可转让。后者包括复制权、发行权、改编权、翻译权等十几项权利。此番阅文通过合同要求作者授予的正是著作财产权的部分。版权授权期限至作者有生之年到死后50年。这个数字正是著作权法能够给予任何人作品版权保护的最长期限。

根据法律规定一旦超过著作权保护期限,作品即进入公有领域,各方无需付费均可自由使用。整个著作权存续期间的所有财产权都被一个平台垄断,不一定符合公平原则。平台索要权利越多,所支付的合同对价也应匹配。北京嘉东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罗向京表示:“这相当于把作品著作权的‘全生命周期’都独家许可给公司了。”且不说双方签署协议是否自愿,一部作品的价值在市场上是不断变化的,拿到权利的一方只是在早期给予相应的对价,不考虑作品后期可能升值,过长时间的独家许可对作者来说明显不公平。更何况文学作品不同于其它商品,它是作者的智力成果,带有较强的人身属性。在超过50年的保护期内将作品的几乎全部权利都给到另外一方,这也不符合著作权法鼓励创作、激励创作者的本意。然而这样“霸道十足”的条款已然成为大型网文平台的通行规则。腾讯集团副总裁、新任阅文集团首席执行官程武表示会具体到每个人的情况不同,考虑提供多版本的合同选择,对授权权限分级,把选择权交给作家。


合同霸权
 
5月6日阅文举办了与作者的恳谈会,阅文称这份受到争议的合同是是阅文于2019年9月推出的,并非如外界所称是在2020年4月28日推出的新合同。作为新上任的管理团队阅文非常重视并已经着手重新审视,将会与作家们进行广泛的沟通,对于不合理的条款,会做出相应的修改:1.承诺会修改合同;2.明确作家的著作人身权,以及著作财产权的授权分级,作者自行选择;3.付费和免费书库分类规划,匹配不同的渠道和收益体系,作者自行选择;4.全勤奖等福利不会取消;5.一个月内推出新版合同。

未来阅文新版合同有哪些变动,备受外界关注。平台和作者是利益共生的关系,同时也存在利益竞争,但不管利益如何分配都不能触及双方的底线。律师则建议作者提高法律意识,在任何情况下都应该仔细阅读条款,因为一旦签约就会产生约束力。面对强势的大平台,单个作者的力量有限,即便被侵权也可能面临维权成本高的问题。作者们可以通过相关的行业组织与平台沟通,对合同中的不公平条款提出异议,争取参与到格式合同的订立磋商中去。越来越多的作者和读者同样期望版权合同作为整个行业都要面对的顽疾,如果能把风波变成一个变革契机,让平台和作者在去除沉疴中“革故鼎新”,一同找到平等共赢、相互尊重的方向。(内容及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上一篇:华为研发投入将超200亿美元,加入全球最大专利保护社区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万牛网
广东万牛知识产权运营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6036599号